宜宾学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开放注册)
搜索
查看: 8180|回复: 0

[其它] 第025章 再来一杯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0-13 10:18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025章 再来一杯
“好重啊!”姜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被她搭在肩上的胳膊压得直不起腰,走路歪七扭八。
舒欣痞痞地说:“今天晚上带你去我发小新开的酒吧,酒随便喝。”
姜念之前也见过几次她的那个发小,光头胖胖的,说话一股地道的北京味,特随性洒脱的一人。
说走就走,伸手拦了辆出租车,直奔目的地去了。
看门面的装潢,很有那种胡同弄堂的感觉,大小不一的木刻字体镶在一块金属板上。
‘存在意义’,姜念仰着脖子看着这块艺术范十足的招牌。
“怎么样,名字我起的。”舒欣拉着她朝里走去,不忘得意的说着。
姜念笑着点头,诚实的回答:“不矫情,挺有感觉的。”
越往里走,音乐声越大,虽然不是闹吧,但是每桌客人说话的叫嚷声,加上台上唱着摇滚的乐队发出的声响,还是让姜念下意识捂了捂耳朵。
走到吧台,老板正好在帮忙调酒,看到舒欣和姜念,咧着笑脸扬了扬下巴,说:“来了,喝什么随便点。”
姜念原本想点杯柠檬汁,却被舒欣啧声道:“大姐,这是酒吧,你成年了!OK”
说不过她,只好任由她帮自己点,上来一杯紫色在杯底,蓝色盖在上面的鸡尾酒,姜念浅尝一口,接着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,新奇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“新调制的,味道怎么样?”老板韦豪摸了摸自己的光头,期待的看着她。
姜念很少喝酒,给不出好建议,抿嘴努力回味着,说:“我不太懂,入口有一点冲,不过后面带着甜味,还有桂花的味道?我觉得很好喝啊。”
说着又喝了一口,韦豪笑着拍手说:“可以啊,这里面确实掺了桂花酿。”
冷性荨麻疹有什么症状?
舒欣眼看着姜念喝完了一整杯,赶忙拉住她,开口道:“你什么时候酒量这么好了?”
“这个没什么酒的味道啊。”姜念将空杯又递给韦豪,示意自己再来一杯。
舒欣看她确实没什么事,才放适当的运动锻炼可以护理银屑病吗心让韦豪再做一杯给她。
第二杯酒刚喝了一口,姜念包里的电话就振动起来,拿起挎包放在耳边,仔细听了听,确定真的有电话进来,这才拿出手机。
“喂?”
“小念,你在哪?怎么这么吵?”听着姜炎的声音,她都能想象到他东莞治银屑病哪里好那浓眉又拧在一起。
“哥,我和舒欣在她朋友新开的酒吧,过一会儿就回家。”拿着手机向外走了走,周围的噪音小了一些,这才不用扯着嗓子说话。
“酒吧?”姜炎顿了一下说道,“那我去接你。”
姜念无奈的朝空气翻了个白眼,拒绝道:“哥,我一会儿和舒欣一道就回去了。”
怕他不死心,又接着说:“打住啊,我都23了,有自我保护意识,而且这只是那种喝喝酒,听听歌的酒吧。”
像她老哥这种老古板,肯定以为是网上说的那些不好的夜店,她耐心的解释着。
最后姜炎只好妥协,但是规定她十二点之前必须到家。
把姜炎安抚好,这才算松了一口气,回到吧台的时候舒欣已经站到台上,手持麦克风低声唱着她的歌,底下原本嘈杂的声音,慢慢安静下来,最后只剩下小声的交谈。
姜念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,跟着旋律摇摆着,一首接一首,台下一遍牛皮癣的初期症状有哪些表现遍地要求着安可,唱完最后一首,舒欣捧着客人送的花束走到姜念身旁。
看到她面前摆了好几个空杯,吃惊的抬头看看满脸红通通,表情有些呆滞的姜念,赶忙把花扔到一旁,朝吧台正配酒的调酒师问道:“谁让你给她喝这么多的?”
调酒师欲哭无泪,摊着手解释:“欣姐,她非得喝,我哪敢管...”
舒欣正想发火,听见一旁已经不清醒的姜念叫喊着:“再来一杯,舒欣买单!”
“你大爷的!都这样了,还不忘黑我钱包!”
舒欣让后厨做了碗醒酒汤,硬逼着让她喝下去,吐过之后,人倒是细菌感染或致牛皮癣 警惕牛皮癣侵袭清醒了不少。老年人得了牛皮癣该怎么治
“唉你,几点了,我十二点得到家...”姜念扶着墙出了隔间,随手拉着一个女生就说着。
“我在这呢,你个笨蛋!”舒欣连声对路过的女生道歉。
拖着姜念走出酒吧,舒欣拿着问韦豪借来的车钥匙‘滴’一声按下开锁。
把她塞到后座上,扣好安全带,开车去姜家,她对姜炎的感觉一直处于有些惧怕的状态。
通过后视镜看后座上睡着了的姜念,心里万分后悔,这丫头怎么今天这么能喝?
一路飙车,到姜家门口的时候,还差十分钟到十二点。
舒欣绕到后座上,拍了拍姜念泛红的脸颊,看她清醒地看着自己,才开口说:“按点把你送回来了,再不进去,一会儿你哥出来逮你了啊!”
姜念一听到‘逮’这个字眼,瞬间清醒了一半,下车甩了甩头,忽然惊呼一声:“呀,我的帽子呢?”
“这呢!”舒欣从车里拿出来,扣在她脑袋上。
姜念戴好帽子,伸手攀附在舒欣的身上,说:“你开车回家小心哦,记得明天找我约饭。”
舒欣扒下她小猴子般的撒娇举动,哼了一声,傲娇的说:“明天再好好问问你,关于我家男神的事!”
姜念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鼻子,嘟囔着:“哪有什么事...”
“行了,明天再约。”
姜念站在家门口,看舒欣开车离开才悄悄拿出钥匙开门。
小心翼翼地提着自己的拖鞋上楼,强忍着困意,换上睡衣才躺下。
‘还算准时,下不为例。’
收到一条短信,姜念气呼呼地决定不理他,她哥不是属狗就是属耗子的!
翻了个身,在酒精的作用下,她很快就睡着了。
一个小时之后,姜家外面停着一辆车,车窗降下一半,烟一根接一根的点燃,又烧尽,留下一地的烟头。
最后像是做了很久的决定,推门下车,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。
夜静悄悄的,只有树叶被风刮地唰唰作响,铃声在耳边响起,刚睡着没多久的姜念不爽的拉过被子盖在头上,铃声还是没有断,摸过手机,没好气的按下接听。
侧趴在床上,手机放在脸上,用鼻子哼出一个音,电话那头却没人说话。
“不说话,我就挂...”姜念皱着眉刚要伸手拿下手机。
“是我,”电话那头声音很疲惫,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,“我是蒋致珩。”
姜念以为自己在做梦,哼了一声,回道:“我还张曼玉咧!”
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低笑声,姜念怔了一下,随即瞌睡虫全都褪去,困意全无。
坐起身,两只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,轻咳了咳,装模作样地说:“蒋老师...有事吗?”
“我在你家门口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开放注册)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宜宾学院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

GMT+8, 2021-10-24 09:53 , Processed in 0.070665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宜宾学院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